笔趣阁 > 梦境指南 > 285、绝对零度

285、绝对零度

        赵鹏程想起来为什么对老人有种似曾相识的熟悉感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这?#24187;?#25945;授过去可是吴中市的大名人,地位和名气不亚于市长和首富。他年轻时出国闯荡和后来回国报效的壮举曾一度传为美谈,成为大学校园里热议的话题;而他常常蔑视权贵、粪土万户侯的大胆言论,也让年轻时的赵鹏程佩服不已。

        梅以求曾是联合国空间管理委员会的首席科学顾问,也是人类科学家组成的第三空间基金会的领袖之一。在原人类和被寄生后的寄生人之间势同水火的斗争中,他?#28216;?#36864;缩过。直到人类和寄生意识签订了?#25512;?#21327;议,他在联合国大会上拒绝签字,并从此隐藏在地下,成了反抗组织的领袖。

        赵鹏程这才仔细地去端详屏幕上的老人——他的头发全白,如银丝一般;他的颧骨高耸,脸颊凹陷,瘦得只剩下一张布满皱纹的皮;他那握着烟斗的手在微微颤抖,看上去像是有轻度的帕金森症。

        虽然他尽显老态,但他的精神依然矍铄。他的眼睛?#38084;洌?#22768;音洪亮,浑身上下都充满了智慧。烟斗里的烟火明灭不定,被他吸进的烟雾从他的嘴里喷出来,在裸眼3d的效果下,仿佛要从屏幕里飘出来,更增添了?#24863;?#31070;秘。

        赵鹏程终于知道他们为什么要把他关起来了。这是两个种族间的斗争,就像他们也曾不断地暗杀人类科学家,直到现在还在追?#26007;?#25239;组织成员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别想从我这里知道什么。”赵鹏对着屏幕如是说。他想起自己十年前在梦里对青木说过类似的话,最终他还是说了许多不该说的东西,不过那是因为他有困住对手的杀?#26657;?#32780;今天,他知道自己逃不出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哦,你不用担心,我对你们的组织秘密不?#34892;?#36259;。”梅以求看起来一点儿也不像一个审讯者,更像是在和老朋友聊天,“因为我知道你知道的不比我多。这十年,你在监狱里已经和你的组织断绝了联?#25285;?#20320;对外界的事情一无所知。你只是一个可怜的,孤独的,没人疼的孩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你们关着我干什么?只想折磨我以满足你们的快感吗?”赵鹏程冷笑道,“你如果对我们有研究,就应该知道,我可?#22253;?#33073;人类情绪的影响,也同样可以屏蔽人类的神经痛感,我对痛苦的忍受度比你们要强千百倍,无论你们动用什么刑罚,对我来说都?#20976;?#20160;么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才没兴趣对你用刑。”梅以求哈哈大笑起来,“我知道你不怕疼、不怕苦,但你怕死。你在监狱里熬了那么多年,总算等到你们的种族胜利了——哦,我先声明一下,是暂时的胜利——你总不情愿马上?#36864;?#20102;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赵鹏程哼了一声,拒绝回答这个问题。

        梅以求继续说:“我不知道你们的种族族群有多庞大,但现在来到地球的人并不多,我想不会超过百万级这个数量,但地球上有七十亿人,你们只能利用人类社会结构金字塔形的弱点来占领塔尖。所以每一个来到地球的意识体都很珍贵吧,加上你们某种程度上比我们长寿得多,就越发显得死了太?#19978;?#20102;。在没有任?#20301;?#20250;把意识转移寄生到另一个人类身上之前,你不想死对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到底想说什么呢?”赵鹏程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梅以求深吸了一口烟,然后把烟斗放下,看着屏幕说:“想用你的命交换青?#23613;!?

        “青木?他不是在床上躺着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拜你所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不知道他在哪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梅以求说:“你现在是不是很冷?”

        赵鹏程不屑地说:“我不怕冷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梅以求摇了摇头说:“你现在所在的地方有37.2立方米,别以为这是一个冷库,我?#24378;?#19981;需要用它来存放金枪鱼。这是一个实验?#25671;?#19990;界上最先进的低温试验?#25671;!?

        “现在的温度是零下1℃,如果我把温度降低到零下10℃或者更低,你还能坚持多久?当然,你不怕冷,你们的种族很强大,即使肉体被冻死了,意识?#19981;?#21487;以存在很长时间。虽然我不知道你们在脱离肉体?#32456;?#19981;到新的寄生体的情况下?#23835;?#21738;里,祖星?还是在宇宙里飘荡?但我想,有一个地方一定是你们不愿意去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什么地方?”赵鹏程突然有点好奇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半人马座?#23492;?#35753;星云。”梅以求说。

        赵鹏程开始在记忆里搜索这个模糊的天文学名?#21097;?#24403;他从大脑的某个角落里找到这条记忆的时候,身上莫名奇妙起了一身鸡皮疙瘩,就像从六月的海滩一下子把他扔到了西伯利亚的冰原上。

        ?#23492;?#35753;星云又名回力棒星云,距地球5000光年,温度达到零下272℃,比绝对零度仅高1.15℃,是目前已知的唯一一个温度低于宇宙背景辐射的天体。

        在那么低的温度里,任何东西都是不活跃的,包括意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什么意思?”赵鹏程强作镇定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个实验室可实现的最低温度是二十亿分之一开尔?#27169;?#31163;绝对零度只剩下五纳开。那时候,你的意识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梅以求说到这里的时候突然停了下来。赵鹏程看到屏幕出现一阵抖动,好像发生?#35828;?#38663;一样,由于裸眼3d技术太过逼真,他差点以为实验室要塌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站在梅以求身后的光头冲上来扶着梅以求出去了,接着就传来了突突的枪声。枪声?#20013;?#20102;十几秒钟的时间,画面上出?#33267;?#24378;烈的闪光,然后画面就消失了。那面墙壁?#21482;指?#20102;冰壁的模样,一点儿也看不出那里有一块屏幕。

        接着,赵鹏程听到一声沉闷的爆炸声。这声音不是从屏幕或者那个传声器里传出来的,而是从实验室外面传来。应该就是刚才屏幕闪光的那一次爆炸,如果视频不曾延迟的话,从闪光和声音的时间差来判断,爆炸地离他这里大约一公里不到。

        实验室的温度维持在零下1℃,赵鹏程庆幸,如果梅以求真的启动超低温,把温度降低到接近绝对零度,就会把这里的空间冻结,原子趋于静止,他寄生的这个躯体就相当于不存在了。那时候,他的意识将陷入无尽的黑暗,和在零维空间的青木一样,生不如死。

        当然,如果一个小时内没有人来救他,他就会冻死在这里,那又何尝不是一种不?#25671;?

        大?#32423;?#21313;?#31181;?#21518;,赵鹏程感觉到温度有所上升。然后,实验室的门被打开了,那个老外出现在门口,就像接他出狱的时候一样,握着他的手说:“赵鹏程同志,你辛苦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赵鹏程感受到对方手上的温度,心底却一阵寒凉:“你们怎么找到我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同志说:“从你去柳营巷的时候我们就开始布?#33267;恕8行?#20320;帮我们找到了反抗组织的海底基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赵鹏程不满地说:“你们利?#26790;遙浚 ?

        同志激动地说:“一切为了组织和伟大的胜利!”

  http://www.89436042.com/38/38301/22366310.html

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www.89436042.com。笔趣阁?#21482;?#29256;阅读网?#32602;簃.yangguiweihuo.com
云南11选五开奖结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