筆趣閣 > 橫推諸天萬界 > 第一零八章 局勢

第一零八章 局勢

        蜃樓,月宮,這里是月神的私人寢殿。

        紗帳彌漫,枕在美人懷中,微閉雙眸,云帆傾聽著月神的情報。

        天明、少羽帶著月兒和石蘭已經離開蜃樓有些日子了,這些日子里,云帆留在蜃樓,一方面是在養傷,另一方面也是在通過陰陽家的情報觀察天下之局。

        看清楚了整個棋盤的進度才好落子,想要真正參與進這天下大勢之中,光憑借自己知道的那一點劇情可是不夠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咸陽傳來消息,春日大祭,有人以【為昌平君昭雪】的名義行刺,雖然刺殺失敗,不過嬴政大怒,責備公子扶蘇,并已經將他趕去邊疆上郡。”月神的聲音很輕柔,一邊說著,美眸一邊看著自己懷中的男人,帶著驚訝與難以置信,這樣的事情,竟然真的被他預料到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在美人的懷中拱了拱,享受那柔軟與芬芳,感受到月神眼神中的驚訝,云帆淡然笑道:“預料之中的事,對了,貶謫的圣旨是怎么寫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收回目光,月神回答道:“只有簡簡單單的一句話,協助蒙恬,守衛邊疆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果然如此,如此簡單的話語,根本沒有明確扶蘇的職責,也沒有具體圈定權利范圍,嘖嘖......扶蘇從此之后算是脫離囚籠了,天高任鳥飛,海闊憑魚躍!”笑了笑,云帆接著問道:“對了,扶蘇現在已經在去往上郡的路上了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月神點點頭道:“按照時間推算,現在應該已經動身數日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開始動身了嗎?”

        云帆呢喃,扶蘇既然已經動身,那么按照劇情,他現在應該已經中了月狼之裔的狼毒,自己給他的清心丹應該能解此毒吧?

        對于自己的丹藥云帆有著十足的自信,只是狼毒奇特,他畢竟沒有親自試驗過,心中還是有些擔心。

        當初因為蜃樓之事,不能跟著扶蘇,現在看來,應該早日去看看,畢竟自己的一切布局,都是以扶蘇為核心,要是他被毒死了,那可就白忙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農家那邊怎么樣了?”想了想,云帆將話題轉向了如今江湖上鬧得最盛的農家。

        神農令一出,農家內戰不斷,可云帆還不知他們現在已經鬧到了怎樣的地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農家六堂內戰不休,不過到現在為止還沒分出勝負,羅網的一張大網囊括整個江湖,墨家、縱橫家還有項氏一族紛紛現身其中,總之,農家現在亂的很!”陰陽家現在脫身而出,置身事外,月神評論百家,語氣中充滿了輕松和淡然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帝國的軍隊呢?有沒有看到帝國軍隊的蹤跡?”回想劇情,云帆突然問道。

        月神微微搖頭,陰陽家還沒有得到相關的信息。

        微微沉默,仿佛是在沉思,片刻之后,云帆再次問道:“我讓你關注的其他幾個地方,現在怎么樣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南越趙佗一切如常,桑海趙高據傳在咱們進入山海界時身體出現了異狀,不過現在似乎也已經完全恢復了。”月神輕聲說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南越,趙佗有五十萬的秦軍,雖然現在像是個隱形人似的不露人前,不過再過幾年,他將是一股誰都不能忽視的力量。

        還有趙高,嬴政說過他是東皇太一的傀儡,現在東皇太一掛了,他徹底自由了,那么,沒有了東皇太一在背后操控,他又將會走向何方?

        揉揉額頭,這天下還真是錯綜復雜,像是個毛線團,越撥越亂,如此復雜的局面,沒有超凡的能力,還真別想理清頭緒,倒也難怪秦二世而亡。

        嗅著美人的體香,云帆的大腦在快速運轉,每一個人會做出什么選擇,每一種選擇又會帶來什么樣的后果,所有的事情相互關聯之后又會發生怎樣的化學反應,很快,云帆就感覺自己的大腦有些過載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這種近乎推演未來的計算,果然不是自己現在這個程度所能達到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先不管那些了,小月,你現在掌控陰陽家,就安心地在這蜃樓上修煉即可,始皇東巡,他到桑海之時,你誠心接待便好,倒也無須遠遁海外,至于東皇太一,就當他還在,狐假虎威,他的名聲還是很有用的,不過陰陽家曾經插手過的那些敏感勢力一定要快速切斷,秦皇絕不會允許他們繼續存在,那人威勢無雙,雖然金口玉言,可卻也難保不會借故遷怒!”傷勢已經好的差不多了,云帆也準備離開蜃樓了,離開之時,有些不放心地對月神囑咐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這些我曉得,不過這些事情讓姐姐和土部的舜君去處理就好了,他更擅此道,我想跟你一起走!”微微皺眉,月神將云帆從自己的懷里扶起,認真說道。

        美人相伴自然是好,只是......

        伸手探入懷中柔軟,云帆笑道,“陰陽家現在人心動蕩,兩大護法只剩你一人,你必須留下來坐鎮,很多事情可不僅僅是做好就成,還要做的讓人安心。再說了,我們不過是暫時分開,又不是見不到,不必如此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怕你的小情人知道吧?”一把拍掉云帆的大手,月神有些陰沉道:“聽聞你與道家的曉夢青梅竹馬,不過,我現在可是有著秦皇賜婚、主婚,咱們更是入了洞房,喝了交杯酒,名正言順!”

        看著面前一語中的的月神,云帆不禁有些頭疼.......

        該怎么說呢?

        這大概就是女人的第六感吧!

        兩個女人,無論是曉夢還是面前的月神都不是好惹的主,此刻,云帆有些理解傳說中【痛并快樂著】的感覺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不過好在,曉夢現在不在這里......

        正要開口安撫面前的月神,突然,一道氣息由遠及近,快速接近中。

        這氣息太熟了,是曉夢,這特么,還真是說曹操曹操就到。

        無緣無故曉夢怎么會來蜃樓?

        云帆皺眉,隨即豁然想起,當初分別,曉夢可是說過,若是半月不回,她便親上蜃樓來找自己,算算時間,應該就是為了找自己來的。

        這特么.....現在該怎么吧?

        身為絕頂高手,雖然不如云帆,可月神也很快便感知到了曉夢的氣息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出去看看!”起身,衣袍端正,收斂床榻上所有的嫵媚與婀娜,月神恢復了原本的高冷姿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來者不善,這氣息不比你弱,我先去看看,你先在這里稍后。”一把拉住月神,云帆瞬間來到門口。

        這種事情.....他現在還沒想好處理辦法,所以,還是先別讓兩人相見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誰知,月神竟然直接甩開云帆的手,冷笑道:“你以為我不知道是誰來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道家的【和光同塵】,這等渾厚的修為,還有看你的表情,應該就是你的青梅竹馬來了吧?”很突然,冷笑變嬌笑,嫵媚地斜了一眼云帆,月神直接出門,不急不緩道,“沒想到她會來,不過來的正好,有些事情的確應該講清楚,省得她以后再來找麻煩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說罷,月神身形一閃,直接出現在門外的回廊中。

        蜃樓甲板。

        一襲藍袍,秋驪出鞘,天地失色肆無忌憚地擴張,曉夢看著云帆,聲音中帶著濃濃的殺氣,“云帆,這就是你說的危險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哼,等我殺了這賤人再找你算賬!”

        作者言:繼續碼字去,大家的訂閱我看到了,多謝支持,也請大家放心,承諾的更新絕對不會少

  http://www.89436042.com/38/38297/22366443.html

 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:www.89436042.com。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:m.yangguiweihuo.com
云南11选五开奖结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