筆趣閣 > 鎮天圣祖 > 第八百一十六章 有滋有味的生活

第八百一十六章 有滋有味的生活

        蜈蚣山的這位守山大師兄,和飛蝎山的有點不一樣,飛蝎山的那位,有時說話聽起來像是拍馬屁,其實,他還真是自于心。

        蜈蚣山的這位守山大師兄就不一樣,知道張光祖是未來的圣子,說話時,有意無意之間都在有意奉承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張師弟對我愛答不理的,架子真不小,也難怪,人家是門主的衣缽傳人,很快又將成為圣子,肯定不會把我一個守山大師兄放在眼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飛向酒糟鼻子那根石柱的路上,守山大師兄的嘴就沒有閑下來,直到站在張光祖對面了,這才停下來,兩只眼直直的向張光祖看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大師兄,不是師弟有意怠慢你,你看師弟的嘴里,塞滿了蜈蚣,想說話也說不出來呀!”

        看著眼前這位驚訝的大師兄,張光祖實在沒法了,只好用傳音的方式向對方說明,同時,也不想給對方留下一個目中無人的印象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師弟是第一次吃蜈蚣吧!是不是味道怪怪的,有點不太容易咽下去?”這位守山大師兄試探著問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是的大師兄,蜈蚣不如飛蝎好吃,開始吃飛蝎的時候還能蘸著三合油,后來沒有三合油也都適應了。”張光祖這次不僅傳音,而且,還朝著守山大師兄點了點頭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遇到我就不用再愁了,我剛到蜈蚣山時也像師弟你這樣,后來我想出了一個辦法,專門制作了一種針對蜈蚣的醬料,師弟要不要嘗嘗?”守山大師兄臉上露出非常慈祥的表情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師兄,我太想嘗嘗了,師兄你說到醬料,我就想起了毒霸舅舅給我的三合油,飛蝎蘸著三合油的味道就不錯。”張光祖立馬表示沒有意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門主家的三合油也是我調配的,別看只有三樣,搭配的比例很關鍵,扯遠了,趕緊給師弟你拿出來我特制的調味醬料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見張光祖滿嘴塞得都是蜈蚣,而且,多一半露在嘴外面耷拉著,守山大師兄不再廢話,趕緊抬手拍在儲物袋上。

        守山大師兄的動作很麻利,有意給張光祖拍馬屁嘛!自然要表現的勤快一點。

        眨眼間,守山大師兄的手上出現了一只皮囊,飛擰下蓋子后,皮囊的嘴上有一個小眼,這位大師兄抓起皮囊,嘴上的那個小眼對準了張光祖的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師弟,我從靠近嘴的地方開始噴醬料,我噴一段,你就吃一段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原來,皮囊嘴上的那只小眼,是為了專門向外擠醬料,在擠醬料之前,守山大師兄很體貼的說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知道了大師兄,還沒開始擠醬料呢!老遠就聞到了醬料的香味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張光祖使勁吸了吸鼻子,如果嘴里不是塞滿了蜈蚣,說不定哈喇子直接流了下來。

        守山大師兄不再說話,把皮囊湊近了張光祖的嘴,準確地說,是湊近了最外邊的蜈蚣,然后,開始小心的向蜈蚣上面擠調味醬料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大師兄,你配制的醬料太好了,能不能再往上面多擠一點,太少了不過癮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守山大師兄剛把靠近嘴邊的蜈蚣擠上醬料,張光祖兩排牙齒一捯飭,立馬到了嘴里。

        由此可見,酒糟鼻子塞了一嘴的蜈蚣,并不是太多咽不下去,主要原因還是嫌味道不好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師兄的調味醬料不錯吧!實話對你講,我的醬料除了門主,第二個人沒有吃過,不是師兄小氣,主要是配制醬料的材料太珍貴了,不過師弟愛吃沒問題,有機會了師兄手把手的教你怎么調制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守山大師兄立馬加大了向外擠醬料的量,同時,嘴上向張光祖炫耀醬料的珍貴,說這些話的時候,這位大師兄也心疼的要命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大師兄,我看出來了,你是真的對我好,張光祖不是沒人心的人,我都記住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蜈蚣蘸上了調味醬料,味道明顯改善了,張光祖飛快的吃著蜈蚣,嘴上還沒忘了給這位大師兄幾句安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師弟,有你這句話我就放心了!師兄也不希望師弟因為這點醬料就要有所報答,不說了,還差一點沒有擠上醬料呢!”

        只是給張光祖嘴外邊的蜈蚣蘸上醬料而已,這位大師兄目光專注,不知道的人看見,還以為他在雕刻一件完美的藝術品呢!

        由于蜈蚣都蘸上了醬料,張光祖再吃起來的度明顯快了太多,臉上也不再是一副苦瓜臉,看在這位大師兄精美醬料的面子上,竟然露出來笑容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大師兄,第一根石柱還要吸收多少蜈蚣,如果太多的話,我想和師兄討要一些醬料,順便問一下大師兄,這種醬料對吸收有影響沒,有影響就不用了。”張光祖對這位大師兄說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沒有,絕對沒有一點影響,醬料在配制的過程中,都經過了反復的試驗,保證對吸收絕對沒有影響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守山大師兄的腦袋像撥浪鼓一樣,多虧了醬料沒有任何副作用,自己才可以理直氣壯的說出來,否則的話,這次的馬屁就拍到馬蹄子上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另外還要告訴師弟,第一根石柱每天只有六只,師弟不要小瞧這六只,就是這六只蜈蚣中蘊含的靈力,比你在飛蝎山山頂修煉一天還多很多。”不等張光祖開口,守山大師兄接著說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師兄說的有道理,修煉當然是越往高階段越難,不然的話就是倒退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酒糟鼻子吃完了六只蜈蚣,嘴角還沾著醬料,只顧著和這位大師兄說話,一時間都忘了擦掉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師弟,我這里還有點醬料,你先用著,我回頭下山一趟,這次多做一些,給師弟你帶上。”守山大師兄熱情的說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師兄,醬料還要隨身攜帶?我們去了外面也吃這些毒蟲?”張光祖有些疑惑地問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當然要帶上了,以后會給你一只靈獸袋,里面裝著的都是毒蟲,身上沒有醬料,這東西會吃夠了的。”守山大師兄不厭其煩的解釋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毒蟲等同于靈石吧!帶著靈石不也一樣么?”酒糟鼻子不知道的地方太多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一樣,我們每天吃這些毒蟲,不單是吸收其中的靈力,還有更重要的,我們是百毒門,不僅是吃的毒蟲,以后你修煉法術了就知道,法術本身也帶有奇毒。”守山大師兄說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法術本身帶有奇毒,肯定歸功于我們吃的毒蟲,各種毒蟲的毒素都進入了我們的血液。”張光祖按照自己的理解說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師弟理解的太對了,醬料你先收著,我現在就下山一趟,回來多給你一些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守山大師兄很會拍馬屁,深知拍馬屁要掌握好度,差不多的時候見好就收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多謝大師兄,大師兄對我太好了,我都不知道怎么感謝大師兄了。”張光祖從石柱上站起來,想要送送這位對自己關懷備至的大師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要動,接著吸收蜈蚣的靈力和毒素,你覺得都吃進肚子就沒事兒了,其實還差的遠呢!不然的話,為什么一天才只有六只呀!”守山大師兄揮了揮手,迅下了山。

        自從到了百毒門后,張光祖一路順風順水,由原來的紈绔,搖身一變成了修煉天才。

        到了蜈蚣山后,有這位守山大師兄的醬料調味,蜈蚣也不再那么難吃了,接下來的日子,張光祖也算是過得有滋有味。

        蜈蚣山的石柱也分四層,在飛蝎山時,酒糟鼻子用了一年零四個月到了山頂。

        守山大師兄調制完醬料上了山,目光始終停留在張光祖的后背上,酒糟鼻子在飛蝎山創造的奇跡,他希望在蜈蚣山還能重演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可能呢!飛蝎山比蜈蚣山低一個級別,越往后面花費的時間越長,兩年能到山頂就已經是奇跡了。”這位大師兄不但目光關注,嘴里還不閑著。

        守山大師兄不干別的了,每天都專注張光祖修為的變化,五個月后,張光祖在第一層石柱的修煉到了極限,身體上的怪異味道沒了,也沒有蜈蚣再飛上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師弟又創造了蜈蚣山的奇跡,五個月修煉完一根石柱,百毒門亙古未有,我早就給師弟選好了第二層石柱,請師弟隨我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看見張光祖到了修煉極限,守山大師兄急忙離開了自己的那根石柱,還沒飛到張光祖面前,拍馬屁的話先送了過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多謝師兄,有了師兄的醬料,蜈蚣山的生活也算有點滋潤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沒有人看見百毒門的弟子修煉,假如看到他們吃活的毒蟲蘸醬料,不直接把胃吐出來就算不錯了,張光祖適應了這里的生活,覺得有了調味醬料就很滋潤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閑話少說,酒糟鼻子到了第二層后,同樣用了五個月時間,然后到了第三層石柱,再五個月后到了山頂。

        守山大師兄默默地計算著時間,在酒糟鼻子到蜈蚣山滿兩年的這一天,盤坐在山頂石柱的酒糟鼻子,爆出一道修為突破的氣息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恭喜師弟,修為到了聚元境巔峰,接下來,師弟就要向化玄境沖刺,唉!師弟在我這里呆了兩年,馬上就要離開這座山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張光祖突破了修為,守山大師兄立馬表示祝賀,那一聲嘆息,說明他舍不得這位師弟走,一個大男人,竟然表現出一副難舍難離的神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師兄這兩年對我的照顧,我都記住了,接下來不知道去哪座山了,請師兄指點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師弟去飛龍山,飛龍山石柱分十層,到了山頂的第十層,師弟就能直接突破到元海境。”守山大師兄介紹道。

  http://www.89436042.com/18/18854/22366464.html

 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:www.89436042.com。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:m.yangguiweihuo.com
云南11选五开奖结果